广告鲜说vol.10 一声叹息

2016-07-18 11:07:16


 

无奈的内容创业

当姬十三在上线42天之后对外宣称“分答”已估值超1亿美元,而此时,大众对“分答”的热情已逐渐消退。近两个月过去,所有人意识到,这种碎片化的语音提问回答模式更多是一场大众的娱乐和消遣而已,分答平台上的“流量担当们”也多半是娱乐明星和网红,问及最多问题也关于隐私八卦等。

同期的内容创业:《李翔商业内参》订阅量在上线两三天内,订阅量超过5万份,不过一个月之后,订阅数量最初的迅猛的增长势头并未继续保持。而且《李翔商业内参》采取是“不接受退货”的“售后”服务。这于消费者而言,更像是一次冒险。因为你并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内,李翔或者《离线》能否在一年内,一如既往的推出你想要的优质产品。

而且和当时分答类似的王思聪内容整理复制黏贴情况一样,淘宝上“9元获得1年《李翔商业内参》”卖的最好的那家,已经有近300人付款。卖家在宝贝介绍页面表示,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内把《李翔商业内参》内容更新在其加密网盘。

虽然很快得到了淘宝平台已经采取了措施,但内容创业这个系统性问题始终是不可能得到解决,网上有录入员,即便你不让他人复制内容,也可以被重新录制,别人依旧可以免费提供+广告收费的方式获取大量流量。

小精灵,谁抓谁

手机游戏Pokémon Go上线一周来,用增强现实技术,在三维世界打开了二次元的缺口。放出来的宠物小精灵在全世界乱窜,玩家通过手机镜头可以看到它们在真实世界里出现。数以万计的玩家拿着手机扫街,就为了通过GPS定位,走到小精灵会出现的地方,投球收了它们。这款游戏目前在美国的下载量超过了750万次,每天平均活跃用户的数量直逼推特(Twitter)。用户平均每天玩43分钟,超过了Instagram。

除了注意力失焦的风险外,抓小精灵的风险还包括,当你在Pokémon Go上专注地抓皮卡丘时,你的数据可能也成了别人的抓取目标。游戏的开发者Niantic正收集玩家的数据,这款增强现实游戏的火爆,可能造成了更大的隐私安全隐患。

Pokémon Go的定位精确到每个街区,再加上它迅速上涨的用户数量,都可能让它很快会成为史上最庞大的用户地理信息库。细思更恐的是,由于Pokémon Go游戏的火爆,Niantic的服务器可能已经成了很多黑客的首选目标。一旦发生用户信息泄漏,将造成很大范围的影响。

不过只要事件没发生,大多数玩家还是会继续无视继续玩。

Papi酱的尴尬首秀

在8家平台直播狂欢之后,Papi酱也暴露了一个短视频网红从表演走向直播的尴尬。

在开始之后将近15分钟的时间里,一间典型的朝阳区小型创业企业办公室(之所以看得出朝阳区是因为毕竟还有一半的女性员工),一个戴黑框眼镜的小伙子工作人员说了两句,然后 Papi 酱出场。出场以后,她坐在那里,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整整紧张了90分钟。

于是,上千万的观众也尴尬了90分钟。这 90 分钟的紧张有多种形式,就不细说了,包括动作上的紧绷,语言上的紧张 “ 我今天非常的紧张 ” ,多次呼叫 “ 技术暂停 ” ,念在线人数和鼓掌。喊 “ 能换人吗?我不干了 ” 。唯一有点意思的恐怕是中间模仿翻译腔,但是还没有进入观众的笑点,她就开始读观众的评论。

直播和后期剪辑处理的短视频逻辑很不一致,Papi酱本身不是直播大户,虽然有表演功底,但毕竟在这场秀中,许多东西都展露了开来,人造神话毕竟在未加工的情况下还是欠缺许多,观众也是可以了知的。

更多资讯,关注手畅公众平台:wemobil

上一篇:广告鲜说 vol.9 诗情画意 下一篇: